建筑备份




谁也没有想到巴黎圣母院会遭遇大火的破坏,而且在2014年的刺客信条中能够找到相对精确的三维模型来还原它本来的样子,比游戏更真实的是美国艺术史学家Andrew Tallon在2015年记录的巴黎圣母院激光扫描。这次激光扫描包括了大教堂内外50多个地点,多次扫描细节,收集了超过10亿个数据点,准确记录了巴黎圣母院的全貌。同样在2019年韩国的Shuri Castle也遭遇了火灾,没有那么幸运的是它在此前并没有相关的三维扫描数据,因此重建模型的工作只能够参照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照片。建筑在物理层面已经不存在的情况下仍然能够通过图像被重建为一个相对准确的三维模型,并以虚拟客体的方式继续存在下去。


对于一个建筑来说,相对于游客个人在旅行中拍摄的画面的存档,一个系统化的拍摄会让三维还原更精准。对于一个已经消失的建筑来说,已经无法再次会到现场对其进行拍摄和测量,因此只能寄希望于大众的碎片化图形收集以及档案馆的图像存档。无数的档案馆蕴含了诸多历史性的图像,他们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刚好记录了建筑的样貌,即使建筑已经消失,我们仍有可能通过图像还原该建筑的空间解构,假如收集到的图像足够多的话。档案馆就像一个冷冻库一样,封存了图像,有可能是模拟的图像也有可能是数字的图像。在上文对模拟图像,数字图像和虚拟图像的关系的阐述中,模拟图像可以通过信息转译最终变为虚拟图像,这样的一个流程可以激活无数存在档案馆中的沉睡的图像,让他们重新变为立体的虚拟客体。就像我此前对一个已经不存在的水泥工厂进行的图像实验中,我从海德堡水泥厂的历史文献中找到了一个厂房的历史照片记录,并通过模拟图像和数字图像去重建一个虚拟的三维水泥工厂,并将三者并置在一个屏幕上呈现。


建筑备份关注的是对作为图像集群的档案馆存档的再次挖掘,并以此创建出新的图像,对建筑物或者其他事物的虚拟备份正是跨图像和跨维度的图像研究。



*背景视频:位于柏林东部的一个古老的采石场,用于开采建筑石料和石料










隐流 - 水泥工厂

8k影像,32:9,彩色,无声,00:02:07,循环,2020


—————————

档案图片来源:



...eine Fabrik verschwindet
Die Geschichte und das Ende
der Portland-Cementfabrik Blaubeuren


[hrsg. von der Heidelberger Zement AG]
Dietmar Cramer u.a. – Heidelberg
Ulm: Süddeutsche Verlagsgesellschaft, 2001-04-19
ISBN 3-88 294-313-0

©2001 Heidelberger Zement Aktiengesellschaft,
Berliner Straße 6, 69120 Heidelberg




*出版物中的档案图片